马克龙直批北约脑死亡欧盟面临存在危机?

  • 马克龙直批北约脑死亡欧盟面临存在危机?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极品美女

马克龙直批北约脑死亡欧盟面临存在危机?法国总统马克龙(Emmanuel Macron)在周四(7日)刊出的《经济学人》访问中,严词批评有70年歷史的军事同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(NATO),形容北约正在经歷「脑死亡」,同时也指明美国和土耳其在战略决策上并无与其他盟国协调。当被问及是否仍然相信北约的「集体防御」条款时,马克龙甚至不置可否地拋下一句「我不知道」,惹来美国和德国异口同声地反驳。

在特朗普主政美国的年代,马克龙的言论固然可以理解,但北约之问题其实早见端倪。从2003年美英联手入侵伊拉克、2011年军事干预利比亚、再到近年的伊朗核协议(JCPOA)、土耳其购入俄罗斯的国防设备,以及派军入侵叙利亚东北部,皆可见NATO成员国在后冷战时代,早已变得貌合神离。虽说马克龙的言论惹火,但他或许只是那说穿了国王新衣的小孩,提醒欧盟在国际秩序走向多极的年代,该重新思考如何自处。

北约组织是跨大西洋合作的重要基石,近年美欧渐生齟齬,虽远远不致北约崩盘,但先见者已洞悉危机(路透社)

二战后,各国的势力平衡走入重塑阶段,随着苏联在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议(Yalta Conference)确立了其东欧的势力范围,间接催生了北约的成立。1949年,美国、英国和法国联手倡议成立军事同盟,以防范苏联的势力伸进「自由世界」。而在《北大西洋公约》第五条条款中,各缔约国同意,若其中一名成员国遭武装攻击,则应视為对全体缔约国的攻击。因此,集体防御不但将各个缔约国的军事实力和命运连成一体,同时亦将世界划分成二元对立的冷战格局,直至1990年代共產阵营垮台。

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北约成员国在冷战结束后失去了苏联这共同的稻草人来维繫友谊,利益分歧和脆弱的信任陆续浮现。儘管在冷战后的首场军事行动中,北约内部对介入南斯拉夫内战有所分歧,惟此仅是流於行动方式,而非战略目标。不过,到2003年英美两国因子虚乌有的指控,挥军入侵伊拉克,欧洲诸国对美国的支持便渐见分裂。当年,在英国牵头的「撑美国、打核武」的公开声明中,虽然有西班牙、葡萄牙和意大利等国支持,但缺少了德、法两位核心成员国对战争的支持。其后,2011年利比亚爆发内战,儘管美法两国因要阻止利比亚制定以黄金作本位的货币,用以保持美元和欧元的市场地位,再度联合阵线,出手揽局,惟德国铁娘子默克尔却选择明哲保身,隔岸观火。跨大西洋同盟的核心成员貌合神离,其实早可见於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之前。

2011年利比亚爆发内战,美法两国因要阻止利比亚制定以黄金作本位的货币,用以保持美元和欧元的市场地位,再度联合阵线。(Getty Images)

对外,从北约多次东扩可见,他们试图以俄罗斯作為假想敌,试图以此维繫欧洲与美加之军事关係。然而,这做法本身便甚有争议,除了欧洲多国始终依赖俄罗斯之能源供应外,德国总理默克尔亦欲维持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之关係。对内,2017年特朗普入主白宫后,北约的内部不和更正式搬到檯面。特朗普不但公开质疑集体防御的意义和价值,亦向北约的盟友施压,要求诸国提高国防预算的比例,以满足北约要求的门槛(只有美国、英国、拉脱维亚、希腊和爱沙尼亚达到要求)。在伊朗核问题上,特朗普一意孤行退出由德、法有份促成的JCPOA,使得两国须另觅渠通,协助伊朗出口石油,并尝试以美元以外的结算机制,避过经济制裁。但观乎现时不断升温的局势,JCPOA大概亦都返魂乏术。

除了美国的背信弃义,近年北约另一名成员国土耳其的外交政策,同使北约内部大感困扰。从前,土耳其作為组织唯一的阿拉伯成员国,在地缘政治上可助北约抗衡和围堵苏联的保加利亚、亚美尼亚和鸟克兰,并作為分隔北约和苏联的战略要塞。可是,土耳其不但在2003年反对伊拉克战争,更在2015年俄罗斯介入敍利亚后,渐走上「独立自主」的外交路线,既不愿受美国的摆布,又不愿意完全倒向俄国。情况有如埃尔多安(Recep Erdogan)引入与北约不能兼容的俄罗斯防空系统S-400,以及月前借消灭「元素」之名,出兵入侵叙利亚东北部。这都使德、法為首欧洲诸国侧目,马克龙质疑北约之同盟基础,实在不无道理。

天下大势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,本世纪的世界格局走向多极,已是不言自明。在当前的大国博弈中,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对峙,早被本土主义的利益取代,成為外交决策的基调。过去只问「姓资姓社」的零和格局,如今亦演变成既竞争又合作的正和博弈。在《经济学人》的专访中,马克龙公开向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三条路径:要麼成為超级大国,要麼甘作中国附庸,要麼重新与欧洲建立盟友关係。

无可否认,近年欧美国家对俄罗斯的态度,堪比重临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对峙。这亦解释了為甚麼马克龙的访问刊出后,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(Jens Stoltenberg)、德国总理默克尔等均不置可否,加拿大总理杜鲁多重申北约之重要。然而,政治本无永远的朋友和敌人,当欧盟国家与美国、土耳其渐行渐远,马克龙点出欧盟正面临存在危机,及须重建自主性,不正是逆耳忠言?

政治本无永远的朋友和敌人,当欧盟国家与美国、土耳其渐行渐远,马克龙点出欧盟正面临存在危机,及须重建自主性,不正是逆耳忠言?(VCG)

马克龙在访问中提出替代方案,老调重弹欧洲建军对政治融合之重要。马克龙有意藉「永久合作架构」(PESCO)来筹建军队,应对国际格局走向多极,确实符合欧洲未来发展和战略自主。虽就PESCO由筹备、落实到融合,实非一代领袖能完成的世纪工程,但去年底,23个欧盟成员国已啟动欧洲防卫协议,总算是向前迈出一步。马克龙能否成為国际舞台上的政治强人,目前言之尚早,但其直批北约之弱,且重申独立、自主的重要性,其思维与决意发展核武的一代强人领袖戴高乐(Charles de Gaulle)可谓大同小异:一个没有核武的伟大国家,并没有掌握自己的命运。
图片源于网络 本文来源:华商报 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。

图片源于网络 本文来源:铜仁网 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。